欢迎您来到好波网

您的位置: 6383首页 > 正文

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独家专访,告别外行领导内行时代促项目高效发展,法国外教仍是首选,坚信广州足球队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

热点新闻2021-10-19 13:22:07 来源: 互联网707

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独家专访,告别外行领导内行时代促项目高效发展,法国外教仍是首选,坚信广州足球队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

(本文所有实拍图由团队摄影师甘宇轩提供)

作者:大佬鸣

 


“跨界”俨然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潮流行为,世间万物本就是有联系的,找出他们的共通点,在别人擅长的领域同样能展现自身的优势,从而达到共赢目标。熟悉鸣聊体育新媒体报道的朋友都清楚,高质量的专访一直是我们致力于完成的首推项目,虽说一直是以足球为主,围绕广州队展开,但小伙伴们总是有着高亢的热情,团队亦有能力用相同的标准,完成竞技体育范畴内不同项目的专访报道。之前,我们有幸做过中国男篮主帅杜锋的专题访谈,算是一次跨界尝试;此番则是更进一步,也是一次更大的挑战,直接跳出球类项目的束缚,尝试去做一次击剑项目国家队队员的专访。

经朋友介绍,非常荣幸认识了刚参加完东京奥运会、西安全运会的腼腆小伙子石高峰,196公分的大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挺扎眼,而且一看就是职业运动员的范儿,精气神十足。简单交流后,发现高峰外看低调内敛,但感受到其内里有一颗火热的心,而且今年作为体育大年,确实也经历了许多难忘、有意义的事情,而且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足球迷……综合上述因素,我们相约大本营五星级阳光酒店三楼vip待客间,给这位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做了一个长达1小时的专访,内容丰富,近乎涉及方方面面。话不多说,下面便为大家呈现访谈的全部内容。


 

鸣(大佬鸣):石高峰,你好。刚刚连续参加完对于今年中国体育界而言最重要的两大赛事:东京奥运会以及西安全运会,现在感觉如何?已经从紧张备战的氛围中走出来了吗?疫情下自己经历的这两次大赛,与以往相比是否有很多、很大的不一样?自己如何去调整、克服、适应的?

峰(石高峰):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,我现在的心情已慢慢得到平复。奥运会对我而言有很大的期待;全运会对于我们这个联合队来说,实力上有信心,但夺冠肯定不是百分百,所以比较紧张。然而真正的压力,在于奥运会前的奥运选拔赛。这项赛事最残酷的在于内部斗争,毕竟国家队的选手大家水平相当,而能否参加奥运会,对于一名职业运动员而言可谓天地之差。现在对我而言,今年算是比较顺利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和目标吧。

参加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最大的愿望,所以在参加选拔赛期间压力自然也是大的,经常睡不着觉,而且每一个参与的运动员似乎都是如此。我作为一名老队员,虽然最终脱颖而出,但实际上当时的喜悦感并不强烈,可能是竞争太残酷了吧,也或许是经历多了,没有年少时那种疯狂的劲儿了……

今年受到疫情影响,比赛确实与过往很不一样,规则十分严格,不仅空场,也不允许与对手有过多接触。击剑是一项很绅士的运动,无论输赢都要给对手尊重和鼓励的,所以说本应该有一些肢体的交流,现在连握手都取消掉了。这算是比较大的变化吧。至于空场,对击剑这种项目而言可以说更加不利,如此一来吸引的受众面更少,对于本身就有点冷门的项目的推广,只能说更加不利了!当然,没有观众对击剑运动员将更多精力专注于比赛当中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毕竟场外声音过大还是会在一定程度内分散击剑手注意力的。这种情况可以同射击项目进行类比。对我而言,从击剑运动员竞技的角度出发,疫情下的特殊环境对我本人的心态、状态影响不算大。


 

鸣:这次东京奥运会,男子重剑团体赛咱力克乌克兰进入四强,最终遗憾负于俄罗斯和韩国,与奖牌无缘,日本作为东道主首夺金。这个欧美传统强势的项目,这届奥运会却一反常态,你觉得这种情况正常吗?这种成绩分布格局会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吗?中国男子重剑项目应该如何扬长避短,具有更强的竞争力?

峰:日本队是用外卡的身份才进入奥运会的,可以说是从最后一名逆袭到第一名,太不容易了,这次四强中有三支亚洲队伍,而俄罗斯亦是在最后一站比赛中才拿到奥运入场券,他们也算是逆袭。反观欧洲强队,法国、意大利、乌克兰、瑞士等等都在后四名,应该说充分表现了在疫情冲击下,他们的训练非常不系统,而且已经直接影响其竞技水平了。欧洲运动员一般都是走训的,疫情下很多时候训练被搁置了,他们在生活上的压力也不小,这些都会影响其状态的正常发挥。当然,与此同时亚洲的队伍也在成长,所以才会出现这次这样的成绩分布。现在亚洲的队伍很多都是请的欧洲教练,所以说差距正在逐步缩小,加上项目本身竞争就非常激烈,不确定性很强,一般很难有常胜将军。

我们这一期奥运周期国家队做了很大的改革,从领导到教练都是大换血。我们首度让过往的击剑运动员成为现任的击剑协会主席,内行领导内行,可以类比姚明和CBA的关系。他们到来后做了一系列的改革,首先是重用外籍教练,把运动员的地域化问题给彻底解决了,不问出处,把更多优秀的好苗子提拔并培养出来。如今的培养理念也是和过去很不一样的,年轻教练得到大面积任用,更加适应欧洲比较先进的思维。毕竟击剑是从欧洲发展过来的,咱这么做才能尊重规律,更好把项目发展下去。


 

鸣:全运会你收获团体金牌及个人铜牌的成绩,在意料之中吗?这个成绩是否满意?作为国家队成员,男子重剑这个项目,对你来说,此时此刻是外战更有压力还是内战?国内目前的后起之秀带来的竞争压力大吗?队友之间的呢?

峰: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的,如果更进一步的话,名次还可以更好吧。我们本身的目标就是团体金牌,我们也最看重,个人的话由于大家都是国家队的,谁赢都有可能,偶然性很大,即便名气再大的选手也不可能一直赢,没有常胜将军。

内战的压力会大一些,跟外国人比赛团队肯定是一致性对外,反倒是自己人比赛的时候会有一种心理负担,大家平时一起训练,互相比较了解,所以在出剑的时候回想到对手很有可能知道自己怎么打,会想更多一点……在竞争十分激烈的情况下,其实队友之间的实力差距很小,比赛的话谁赢都有可能。

年轻队员给我们最大的冲击在于其身体好、速度快,敢于出剑敢于拼搏,不像我们会思考更多一些,心理负担也会多一些。不过从近几年看,年轻队员能够脱颖而出的,并不算多!或许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,情况会有一些相应的改变。毕竟小队员一直在成长,击剑队也在更新换代。中国击剑运动员的黄金年龄段应该在25岁到35岁之间,35岁以上或许只有欧洲还有人坚持练吧,国内的话由于竞争激烈,基本都选择退役了。


 

鸣:在刚过去的两届大赛里,有没有在比赛前后经历什么有意思的小插曲,或是和队友、工作人员、教练或是体育迷之间发生的什么难忘的故事,对你最后产生了影响的,给大家分享一下?

峰:我们参加完东京奥运会回国后要隔离21天,在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趣事。有的队员在隔离期间实在是太无聊,他们会选择自娱自乐。由于隔离房间很小,隔音效果很差,但隔离的人却很多,我们旁边就是游泳队,还有篮球队、跳水队,我们有些队员比较开放,在房间里唱歌,结果他一唱歌不仅是其周边的房间,整栋楼都可以听得到。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有不同的队员在房间里一展歌喉,唱广东歌偏多,这应该证明咱广东籍的队员还是比较开放的。这算是在枯燥的隔离生活当中一段有意思的小插曲吧。

全运会期间发生的事情就更多了,隔离结束后我们被大巴车拉到安徽大别山里继续训练,在山谷里环境特别好,很安静,没有城市的喧嚣,训练的时候人还是不少的,不过我们作为联合队,由4个不同地方的队员所组成,教案便成问题了,到底谁来当?最后,4个地方各派了一名教练过来,最后加上安徽本土的教练,一共有8名教练。到最后一名教练带一名队员训练,这种情况在击剑项目里是十分罕见的,没想到这次全运会赶上了。平时,一般都是一名教练带4名队员所组成的一支队伍比较多。教练们纷纷也说,找到了当年做运动员时的快乐,一对一比较轻松,闲暇时候由于山谷里环境好,他们还会去钓鱼、拍照,还有的在房间打游戏……我的教练只比我大9岁,这样的话相处起来没有代沟。


 

鸣:你2009年入选江苏省击剑队,2014年底正式进入国家击剑队,从2016全国击剑锦标赛个人冠军起,开始在各大赛事中斩获佳绩。你的职业生涯并不算波澜起伏,看上去还挺顺的,你自己觉得呢?和大家介绍一下,当初自己是如何走上击剑这个项目,决定成为男子重剑职业选手的?在这过程中,是否有重大的转折点,或是足以改变你一生的重要的人或事,跟大家分享呢?

峰:从成绩上看,似乎自己是一个稳步上升的态势,但实际经历下来,过程还是比较复杂的。从我内心而言,肯定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拿更多的冠军,但平时的训练,包括国家队的竞争太过激烈,我也无数次想过要放弃……16年应该是我职业生涯比较坎坷的一年,虽然得了全国冠军,但那一年可是里约奥运会年,最终我们这个队伍未能突围成功,当时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的。而且那时候感觉自己处在巅峰期,所以当时自己真的产生了放弃的念头。事实上,在这之后,我们那个团队的其余三名队员都选择了退役。为这事我也找教练、领导促膝长谈过,恰好在那个节骨眼国家队也在进行改革,由内行领导内行后,给了我一定的希望。我觉得整个发展态势会变好,所以选择坚持了下来。当然,在这期间依然有很多困难,比如外教到来后对我的技术动作有了颠覆性的影响。一路走来,我觉得自己成绩方面、竞技水平方面确实在不断提高,但是过程中经历的困难,外界看不到的艰辛,同样有很多很多,在一些时候自己确实徘徊在几近崩溃的边缘,自己始终也是在不断的思想斗争中前进!顶着压力、负重前进,没有外界看得如此一帆风顺,可能每个队员都会经历这一切吧。

在这期间,或许对我而言,最大的优势就是伤病相对比较少。很多运动员在这方面不是很重视,经常为了成绩忽略这一点,导致受伤,然后就得休养,浪费了时间,得不偿失!控制好自己的训练量,还有身体做好管理,在高强度的运动前后都要做好热身、放松,不能让自己处于长期疲劳当中。精神层面同样如此,不能长期处于绷紧状态,要有适当的放松。还有就是在任何时候,都要对自己有一个极限的估值,是否越过这条红线了,毕竟风险都是同样的。这些都做好了,伤病自然就会少了。

一开始,我是13岁的时候被市体校招过去练击剑的,不过起初我对这个项目一点都不了解,谈不上热爱一说,后来接触时间长了,慢慢有了感情,我个人是比较愿意从事这个项目的。不过与此同时,我家里是持反对态度的,他们觉得教育更重要,让我好好读书考大学,将来找个好工作。我自己还是比较坚持练击剑的,后来到了高二的时候,即将面临高考,家里人坐不住了,觉得我继续练下去也看不到太多未来,会耽误前程,终于把我说动了。后来,我退出击剑队回家读书了一段时间,那个时候算是彻底放弃击剑了,准备参加高考。天意弄人啊,考试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,导致我6门中有一门没有成绩,让这次考试彻底失败了!至此之后,我就下定决心还是重新练击剑了,其实当时自己的内心一直在徘徊,两者都没有很坚定,不过发生了这次意外之后,让我感觉或许是命运的安排,也让我下定决心走上击剑这条路。自己的职业生涯其实一直都在这样的纠结当中,直到2009年进入国家少年击剑队,给了我莫大的信心,认为自己的坚持没有错,未来可以更好哦。那时候的训练特别苦,后来还经历了一些事,一直都不是特别顺,几次都想过放弃,一路走来,内心始终受到了强大的冲击,不过似乎每次在我萌生退意的时候,总会有一些事又让风云突变,加上自己不服输、不甘心吧,最终还是让我坚持了下去。所以与其说我和击剑项目有不解之缘,还不如说每到关键节骨眼,每到自己迷茫的时候,总有贵人相助,总能遇到新的契机。


 

鸣:中国击剑队前两任主教练是法国人,你们因此也经常去欧洲拉练,这样的效果你觉得如何?要想继续在这个项目的世界范围内具备竞争力,你觉得是否还应该继续请高水平外教?是否应该继续找法国人来带队?中国男子重剑选手夺取世界冠军,在你看来有可能成为更常态化的事件吗?

峰:感觉会好一些,欧洲人的比赛和训练模式相对中国而言都是比较先进的,他们有很多欧洲杯的比赛,和足球一样,他们会有很多俱乐部、联赛,如果我们也能参与其中的话,肯定会得到一些锻炼。从目前中国击剑的发展现状看,请外教绝对是有利的,但这事也不绝对,不能动不动就一刀切。外教的训练模式与理念确实可以把中国一些固化的东西去掉,但这其中同样有一种延续性的问题,毕竟每个教练都有自己的一套东西,并不是都能传承与适应的。

个人认为,倘若继续是寻找外教来执教,法国人应该还是首选。因为之前两任都是法国教练,已经形成一个体系,还是法国人继续执教,相似点较多,适应起来也比较快。如果换成别的国家的教练,那又可能会有一些技术上的出入,或者说侧重点会不一样,需要重新去适应,毕竟每个国家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。

中国击剑现在处于一个稳步上升的过程之中,想要大量获得冠军,或者目前没有一个国家能拍胸脯做到,毕竟这个项目的偶然性太大了。没有常胜将军,只有把整体水平保持在高水准,才能有夺冠的实力及可能。我们永远都要保持在有争冠的实力,至于是否能够夺冠,还得看天时地利人和等多方因素。

(编辑:)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、图片均来自网络转载,我们仅提供信息共享发布平台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立即删除。

推荐阅读

辉常好波

更方便阅读推介

关注微信好波世界,浏览更多的足球资讯


0.0811s